木育閣樓

超棒的小說 七海揚明討論-章五五 繼續培養鑒賞

Quentin Melissa

七海揚明
小說推薦七海揚明七海扬明
因为帝国的对外资源都在裕王手下,且主要精力都在欧陆和美洲,而西津地区的发展还离不开波俄两国的配合,那么帝国可能就实施这个计划了,只不过如果是现在实施,合作的目标就是那位总盖特曼伊万马泽帕,而计划的延后,让泽连科这个自己人也成为了备选方案。
王光出身军旅,他在塔岭煤矿的所作所为肯定有上面人照拂,这样的人是不会让自己成为走狗良弓的,而裴元器出身安全局,对于搜查很有手段,很快就找到了一处暗格,里面除了日记就是账本,裴元器大略看了看,仔细收好了,对身边的手下说道:“回去吧,招呼一声泽连科。看看他愿意不愿意随我一起回去,若是他没时间,两天后去西津行政官署大楼一趟。”
泽连科自然不会放过这次机会,他在得到消息之后,匆匆来到了塔岭矿区的火车站,这里有一条专线火车,直接通过地方核心城市西津,而在车站与塔岭矿区之间还有不少的矿区轨道,所有的轨道都是为西津城提供服务,主要运载的就是矿区出产的煤炭、蜂窝煤、砖瓦和石子都能源、建筑材料。
这条铁路线使用的是百骏-丁型蒸汽机,随着炉膛里的火烧的通红,发出了哼哧哼哧的加压之声,两侧气缸活塞在蒸汽的推动下缓缓做工,连杆连着的车轮缓缓转动,当连杆到了最大长度时,十节火车车厢在动力车组的牵引下缓缓前行,渐渐加速一路向北而去。
百骏级是帝国第一型实用级的蒸汽火车头,原型机只有五十匹的马力,但是随着技术的革新,无论是燃煤效率还是马力都有所提高,当时之所以命名百骏就当时的帝国蒸汽动力院希望这种蒸汽机可以改进到拥有一百匹马的力量,也就是一百马力。但实际上,百骏-丙型,七十五匹马力的蒸汽火车头推广的时候,拥有更高效率,更高马力的麒麟级蒸汽机车已经开始运用,主要是采用的高压蒸汽锅炉的缘故。
而百骏-丁级就是换了新式的高压锅炉,让其马力达到了九十马力,但燃煤效率并未提高,因此无法与麒麟级竞争,所以诸如苏伊士铁路、两洋铁路等一些货运铁路都没有使用,因为其对燃煤的消耗量太大,不适合这些缺煤的地方,反倒是因为简便易修理(主要是百骏级拥有二十多年的历史,积攒了较多的修理工人),得到矿区,尤其是煤矿产地的青睐,反正矿区从来就不缺煤炭。
塔津线用的就是百骏-丁型,采用重型标准轨道,可以挂十个车厢,第一个是煤水车厢,用于补给,然后是货运车厢,最后一节也是空气最好,噪音最低的是客运车厢,泽连科登上车厢,晃晃悠悠的车厢里他抓着扶手前进,坐在了裴元器的对面。因为马力够大,火车的速度也提高了三十八公里每小时,沿途要经停两个大镇和一个钢铁厂,所以需要两个半小时才能到西津火车站。与二人一起前往西津的是半个货运车厢里的八十五吨煤炭。
“王光是自杀,但他留下了充足的证据,我简单计算了一下,他在执掌塔岭矿区这段时间,一共从乌克兰劳工那里克扣工资、食物补贴、加班费合计三万七千多两,这些我会通告铁路公司,等一切程序走下来,或许需要一个半月到两个月内补发到位。泽连科,在塔岭这件事上,你做的很好,不枉费帝国对你多年栽培。”裴元器缓缓说道。
泽连科点头:“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泽连科确实做的相当地道,他领导的罢工是在所有合法手段用过没有效果之后才施行的,而且罢工期间,他安排人专门看管关键地方,防止有人搞破坏,甚至还亲自抓了几个趁乱抢劫的家伙交给了矿警,在遵纪守法这件事上,泽连科做的没话说,就连罢工这件事,他也是提前通知西津治安局,做了备案,作为帝国大学法学博士,没有人能从法律上挑出他的不是来。
在西津所有的外籍劳工之中,泽连科领导的乌克兰劳工是表现最好的,拥有最低的犯罪率,劳动效率也很高,如若不然,乌克兰人也不可能获得这么多的政府工程为那么多的国有企业服务,实际上,不光是乌克兰劳工,西津乃至帝国境内所有的外籍劳工都应该感谢泽连科,是他推动了外籍劳工法案,为外籍合法劳工争取到了最低工资、加班费、合理补贴等各种待遇,虽然帝国的企业用工成本在提高,但相应的,工作效率也在提高,所以谈不上谁吃亏。
在简单思索之后,泽连科说道:“我们可以不要那些被贪污的钱款,如果可以的话,乌克兰的劳工希望获得更多的权益。”
“请说。”裴元器道。
“我希望可以在乌克兰劳工聚集的地方,比如塔岭矿区设立一些乌克兰语教学的学校,让劳工子弟可以入学。同时希望为劳工家属争取到更多的工作机会。”泽连科说道,其实这个时候,泽连科已经认识到一个问题,虽然他是受帝国教育出身的外藩子弟,而且头上还顶着一个二等外藩国公的爵位,但自从他成立乌克兰工人兄弟会开始,他在帝国高层眼里就是外人了。
而裴元器对泽连科的要求依旧持有谨慎态度,在他执掌西津的这些年里,一直防备外籍劳工成为非法移民,为此他联合申京,制定了很多法案,其中就以《劳工土地法案》为核心,在裴元器看来,有恒产就有恒心,而反过来也是一样的,如果没有恒产就没有恒心,假设外籍劳工无法在本地拥有不动产,那么他们就不会扎根于此。
但是西津地区的发展实在是太快了,尤其是帝国为西津确立定位之后,帝国高层在汇总了西津及周边的情况之后,为西津制定了发展规划,那就是西津要努力成为帝国面向欧洲地区的工业中心,因此帝国的国有企业,尤其是工矿企业、钢铁企业纷纷在本地落户,这些企业直接从本土带来了大量的移民,相应的,帝国也通过大规模建设铁路的方式促进这些企业的发展。
由此导致的结果就是,纵然南洋、海内等省份的移民已经连续五年破万,连续两年破两万了(其中主力还是国有企业带来的职工和职工家属),但西津地区的劳动力紧缺状况反而越来越严重,在今年,裴元器的父亲,正担任帝国首相的裴成义甚至动用自己在理藩院多年经营的老关系,直接把远疆和西疆两地五个生产旗佐迁移到西津,就地变藩为民,依旧不能解决问题。
虽然当初李君威建议裴元器招募‘无国之人’为劳工,裴元器也这么做了,但是他发现,这些来自东欧和巴尔干半岛的劳工,来到西津之后,就算无法获得房产和耕地,但依旧不想再回去了。
原因自然是多方面的,西津就业机会很多,而且纳税负担比家乡更轻,也受到法律保护,不会被贵族和农奴主欺负剥削。而有很多劳工也不是想不想回去的问题,而是不能回去了,因为他们本身就是逃奴,回去直接就是个死。所以他们宁可在西津的各类限制政策下求生存。
目前来说,一切还算稳定,裴元器的政策只是限制,却没有迫害,更没有驱逐。劳工们还能接受,但裴元器很担心有一天,西津会发生当年南洋的排外风潮,到时候,周边国家肯定会介入,这些无国之人肯定就会变成有背景有母国的人了。也正是因为如此,裴元器力主产业外移,把需要大量劳动力的采矿、原材料产业大量外移到水运、海运方便的波兰、俄罗斯和奥斯曼及其附庸。
而在帝国高层逐步接受甚至主动培植类似乌克兰建国计划等类似政治主张之后,裴元器才感觉,前途终于不再那么暗淡。帝国的借鸡下蛋撞上了泽连科的借蛋生鸡,正好可以擦出一些火花来。
裴元器看着泽连科的眼睛,说道:“很遗憾,我能帮你的只能是第二件事,至于乌克兰语学校的事,我做不到,这并非我的权限范畴。你是帝国法学博士,你应该知道这其中的关窍。”
泽连科自然清楚,裴元器限制外籍劳工的一切法案都与申京方面挂钩,西津的地方议会理论上做不到这些,这是裴元器的提前准备,因为地方议会,尤其是新开拓之地的地方议会,在早期都会把持在一些大商人大财阀手中,他们为了利益可以卖出绞死自己的绳索,根本不会设置什么限定的。
但是,泽连科更清楚,只有裴元器主动帮忙,乌克兰语学校的事才能成功,但目前来说,帝国的合法民族之中没有乌克兰族,教育语言之中也不存在乌克兰语。
裴元器为乌克兰劳工家属提供的工作机会依旧与土地无关,虽然泽连科很像在矿区周边为劳工家属争取到开垦土地的权力,但被裴元器拒绝。而裴元器的回馈是一个手工针织培训班,因为西津得到了帝国国有企业大量投资,从帝国海内、南洋等富庶省份移民来了大量的职工,这些职工本身就属于帝国的中产阶级,而中产阶级家的女性,很多会手工针织手艺。
其实在帝国社会之中,女红的代表手艺根据阶层是不同的,上层社会女红考验的是刺绣,中层考验的是缝纫,底层女红代表手艺则是纺织。而现在,针织逐渐成为了帝国女红最具代表的手艺,一个帝国妇女不会织毛衣就会被打上‘不会勤俭持家’的标签。
国有企业员工家属可以把针织手艺传授给外籍劳工家眷,而气候决定了,针织毛衣、帽子、手套、微薄等,在西津及周围各国是很有市场的,而西津背后远疆畜牧业,本地已经有毛纺织和染织工业,完全可以提供质量上乘,色彩斑斓的毛线。
“其实你也该明白的,有些权力的争取并不能靠遵纪守法来获得。高加索绥靖区派遣哥萨克团加入第二远征军的事,你知道吗?”裴元器问道。
泽连科微微点头,虽然他的父亲沙赫尼死后,帝国一度愿意支持他做哥萨克的首领,但是沙赫尼并不只有他一个儿子,而长年不在哥萨克驻地的泽连科纵然有聪明才智,也只能获得表面上的支持,实际上哥萨克已经四分五裂,没有了真正的首领,而随着泽连科的乌克兰民族计划的逐渐摆上台面,帝国高层也不愿意支持泽连科在哥萨克的权威了,为的就是防止内外勾连的事发生。
而现在名义上哥萨克的首领是格里戈里,沙赫尼的副手,现在的高加索绥靖区副将,三等国公。
这一次派遣哥萨克加入第二远征军就是格里戈里操办的,派遣了一个三千人的加强团,都是好手,而领导这支军队的,就是格里戈里属意的继承人,也是他的长子别林斯基。
裴元器说道:“裕王送来的指令,西津地区应该组织一支外籍兵团加入远征军,泽连科,你愿意结下这个任务吗?”
“我愿意,而且我愿意亲自负责。”泽连科当即说道。
泽连科感觉这是一个好机会,他知道,参与这支军队就有在裕王面前表现的机会,而那是帝国的第二个权力中心,这对他的理想非常重要。而且他手下的乌克兰人中,有许多尼德洛夫、卡曼这样的原哥萨克,他们是劳工群体之中的不稳定因素,更应该去当兵而不是工人,而更重要的是,这是他组建一支忠诚于自己的机会,而且还是帝国出钱,这一点也很重要。
“好吧,我暂时给你两千人的名额。”裴元器说道,这个时候,随着悠长的放气声音,火车停了下来,已经到了西津火车站,裴元器下车后上了官署的马车离去,而泽连科则被裴元器安排的人送回他的劳务公司所在地。
泽连科因为得到参加远征军的机会而感到兴奋,却到了门口听到一声砰的枪响,他立刻暴怒,现在机会难得,而如果因为自己手下的人持枪而被剥夺权力的话,那真是得不偿失。
“是哪个蠢货,我已经明令禁止你们拥有火器了,自己主动站出来,去治安局领罪,不要害了我们大家!”


Copyright © 2021 木育閣樓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