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育閣樓

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玄渾道章》-第三十一章 沉影載光靈讀書

Quentin Melissa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玄浑道章
神人男子所说都是灵性语言,他一路与班岚交谈也是如此,灵性语言可以最直观的表达深层次的情境含义。
张御听到之后,立刻从灵性语义上得知,面前这个异神与以往那些神国的自封神主不一样,是一个有着神职的人。
神职自然是更高阶位有着更大伟力的异神封授的,这说明其人原本是身处于一个有着明显阶级及司职划分的神系之中的。
而从这个人跪拜的姿态和举动看,非常熟练,不但不是第一次这么做,且还是符合某种规礼的。
他目光落下来,道:“你原来所敬奉的是谁?”
神人男子恭敬道:“是古老之神。”
张御颔首道:“关于这个古老之神你能说出什么?”
神人男子惭愧回答道:“除了与下神职责相关之事,却是再不能说出更多,只知道是崇奉的古老之神,连神名也无法读出。”
他并不是古老之神的本族人,所以有关于“上神”的文字,还有其他重要的记忆,都是被赐予的。
但是随着过去主宰的沉睡和覆亡,这些也是自然一同消失。可因为他还有着神职,还有最早盟约的存在,所以他还知道需做什么,知道自己需向谁人敬奉,但也仅止于这么多了。
张御又详细问了几句,略微明白了这里面的奥妙,“古老之神”统治是建立在一套严密的灵性或神性体系上的。
神职既是一种授封,也是一种控制,在其他异神进入到这个体系中后,就能获得许多东西。
但这古老之神能够给予,自然也能收走。异神若要想更多,并且获得“永封”,那就要不停的出力,不停的往上爬,若是半途退走或者背叛,不但要付出代价,那么之前的一切都会损失掉。
通过一套奖惩,不管你原来神性强弱,只要加入进来,都可以通过这个渠道提升神性或者神力,可谓加强了下面的依附,增加了凝聚力。
值得注意的是,从复神会所表露出的东西来看,还其还能让普通土著获得力量,同样参与到这套体系中,并获得上进的机会。
因为古老神明的力量最为强大,所以始终居于主导地位,而加入进来的人,只要获得了切实好处,那就会主动维系这一整套体系。
其实从伊帕尔神族的记载上,他们也是有着一套相类似的神职的,他怀疑就是对更古文明的粗暴效仿。
但不同的是,伊帕尔下属的神明其实就是伊帕尔豢养的牲畜而已,随时会下手宰杀,看来是学到了表面,没有学到精髓。
可这也不奇怪,因为伊帕尔神族就是血脉维系的神族,本身就没有上进的路子,反而是要对有上进动力异神进行打压,授下神职只是为了让牲畜自己老实待着罢了。
他转念片刻后,又问道:“你方才言及,你为金墙和与拱树之河看守者与撑舟之人,这两处又是指哪里?”
人氣都市异能 《玄渾道章》-第三十一章 沉影載光靈展示
神人男子恭敬说道:“那是古老神明赋予下神的神职,也是下神负责看守的地界,是通向远古之神殿堂的某一条通路,若是异神去往古老殿堂参见,就需要从这一处走。”
张御道:“哦?如今你可还能去那里么?”
神人男子道:“下神只是一个看守者,在没有接到神谕的时候,是不被允许去到别处地界的,而通道也不是能随意开启的,过去之人必须有神的使者引领才可,而现在这道门户很久没有开启了。”
张御略作思索,这番话应该属实。他看过了那个复神会成员的记忆,此人寻到并唤醒这一位异神时,只是希望其人帮助复神会唤醒更多神明,并与之一同对抗天夏,与其看守的职责并无关系。
他又道:“你为何愿意投顺天夏?”
神人男子道:“回禀上神,下神曾接受古老之神的统辖,需要遵循古老之神的盟约,可我在至高之息到来之前一直在履行自己的职责,直至进入长眠,如今醒来,古老之神已经不再是主宰,下神自是要祀奉新的主宰。”
因为古老之神的消失,他的职责虽还在,可是本该给予他的神性力量却是消失了。
这就是好处不给,却继续要他做事。
这他便不愿意了。
虽然复神会暗示他唤醒古老之神就能把好处拿回,还能得到更多,可他清楚知道难度有多大,因为两家争夺世间主宰的话,第一个冲上前去与天夏对抗的就是他,那他说不定极可能覆亡。
既然如此,他为什么不去投靠天夏这个现成的主宰呢?
他也没有否认自己的这些想法,而是完完全全向张御坦承了这一点。
张御听完之后,对这个异神的选择并不觉得意外,异神自然也没有什么道德廉耻之说的,他们也不会拿这个约束自己,他们崇奉弱肉强食这等禽兽之道,
不过如果投靠了天夏,那就不能如此了,天夏有责任对其施以教化。
他道:“你至天夏,当明礼知事,不可再用以往之思行。”
神人男子对他重重一拜,言道:“下神遵上谕。”又小心抬头,“下神有一个十分卑微且冒昧的请求,还请上神能赐予我一个天夏的名字。”
张御心中清楚,这是表示归附和效忠,而且对于异神来说,有了天夏赐名,也就表示天夏承认了他,如此其人就是从原来的神系中剥离出来了。
他略一思量,道:“你既主动投顺我天夏,这里又是伏州,以后你就叫‘伏谦’吧。”
神人男子一听这个名字,就感觉一股莫名力量忽然从心底冒出来,并很快蔓延周身,自进入这里那一股格格不入之感都是消弭了许多,并且他于一瞬间明白了天夏寻常言语及自己所应遵守的各种规序。
他心中大喜,不由露出更为谦卑恭敬的神色,按照天夏的礼节对着张御连拜几拜,并道:“伏谦谢过上神恩赐。”
他又道:“伏氏神脉会履行自己的职责,保护一切进入神域范围的天夏人,献上所有应缴纳的财富和贡品,也会废除天夏所不允许的血祭。”
张御站在那里,受了这一礼。
其实天夏是没有跪拜之礼的,天夏也没有神,一开始有异神来投奔的时候,天夏还强迫改换各种称谓礼仪,设法令其与修道人一般,可后来发现,这样效果并不好,反而会引起抵触。
故是天夏也就很快改变了做法,异神在天夏内部遵循一套礼法,出去之后一切可如原来,但是有一点,异神可以享受神异生灵的祭献,但人牲血祭是绝对不允许的,哪怕类人生灵也是不行,这是必须要废禁的。
在受礼结束后,他令伏谦起身,他问道:“你之前让班岚向我这里送来了一首预言,关于这预言,你还知道多少?”
伏谦道:“回禀守正,我所知晓一共有两句,一句已经完整的告诉了班玄修,没有遗漏,我这里还知道一句……”
他当即又以灵性语言说了一句话,“……祂是被唤醒的灵,祂是承载光的影,祂是羸弱的,祂是强大的,光与影的相迎,祂将是天穹升起的最明亮的星……”
这句预言相当长,他说了半刻才停下来。
张御听了下来后,若有所思,接下来不再问这个,而是又问了一些其他问题,伏谦也是一一作答。
待问过后,他便令其退下。
伏谦恭敬一拜后,这才从法坛之上退了下去。
张御站在上端,回想那第二句预言,这与之前听到的那一句似是不同的两段,表面语意不必去深究,但是不难听出来,这整篇讲的是一种可以用于寄托古老神性的东西,两者相合,那么古老之神就会归来。
他联想到那复神会成员记忆之中关于神之寄躯的传闻,这句预言指的就应该是这个。
那么神之躯壳哪里来?
从语句中看,是被唤醒的,这看去是其本就存在的,不过灵性语言之中,这里面还包括了“创造”、“新生”的意思。
这一瞬,他忽然到了许多东西,想到了并云上洲之外那三个鼍人,也是想到了,现在天机总院的尝试,会不会就与这个预言有关系?
或者这些本身就是受预言推动的?
他觉得自己下来该多注意这些地方,并且设法搜索更多的预言,才能了解到更多详情。
他意念一转,就出现在了驻地库藏之中,班岚此次从复神会各个驻地中搜寻来的东西都在这里了。
东西非常多,这次足足用了五艘载运飞舟搬运。
通过那个复神会成员,他看到了许多人,可是这些人心中想些,知道些什么,他并不清楚,若不是当初就有那一股神力阻挡,知悉这些人已不可能被自己顺利擒捉回来了,他也不会将之一气全部杀灭。
不过也没有关系,这些复神会成员人虽然不在了,可身边的东西却都是留下了,也根本来不及将之消抹掉。复神会是有数个派别的,彼此也有联系的,那却是可以试着从这些东西之中找寻线索。
……
……


Copyright © 2021 木育閣樓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