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育閣樓

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墨桑 ptt-第171章 入城閲讀

Quentin Melissa

墨桑
小說推薦墨桑墨桑
太阳升到头顶,一夜血战之后的南梁残军,聚集在江边,登船南撤。
精疲力竭的北齐军,远远看着南撤的梁军残部。
这一夜厮杀,双方都已经是强弩之末。
鄂州城西南角,雄雄的大火已经稍有回落,黑烟裹夹着青烟,被风吹着,压向整个鄂州城。
那里,是梁军堆放粮草的地方。
李桑柔从马到人,都糊满了一层接一层的鲜血,最外面的鲜血,还没有凝固,缓慢往下,时不时滴下一滴两滴。
李桑柔将手里那把狭长的剑收进鞘中,放到马鞍架上,回头看到黑马,招手示意他。
黑马勒马过来,“老大!”
“你和蚂蚱、小陆子一起,进一趟城。
城东鄂州军大营旁边,有座宅子,门头上用花砖砌着梁宅两个字。
武将军住在那里,看看苏姨娘走没走。要是没走,跟她说武将军正在南撤过江,问她怎么办,她要是想走,你们几个把她送出城,让她去找武将军,要是已经走了,就赶紧回来。”
“好。”黑马答应了,招手叫上蚂蚱和小陆子,纵马进城。
李桑柔看着黑马三人进了城门,勒转马头,往大营回去。
大营南边那一半,已经被梁军冲垮了,守营的兵卒正忙着浇灭一处处残火,收拾残破的帐蓬,重新扎起藩篱。
李桑柔的小帐蓬,以及那顶帅帐,离被冲垮的那一半很近,却没有殃及。
大常和孟彦清等人跟在李桑柔后面,下了马,就在帐蓬门口,架起火,挂上铜壶烧水。
水滚起来,李桑柔将水倒进桶里,提进帐蓬,脱了湿黏厚重的衣裳,洗头洗澡。
洗好,换了干净衣服出来,李桑柔拎着血衣,出了帐蓬,从大火堆中抽了几块燃烧的木柴出来,再加几块木柴,重新架了堆火,见火旺起来,将血衣丢进火堆里。
看着火苗舔上血衣,李桑柔拿过只小马扎,搬了桌子过来,进帐蓬拿出茶叶茶壶杯子,提起在火上翻滚的铜壶,倒水沏茶。
大常收拾好出来,将手里提着的血衣扔到火堆里,见李桑柔已经沏了茶,从帐蓬里搬了大锅出来,架上锅蒸饭。
孟彦清先洗好换好衣服出来,烧了血衣,过来帮着洗米蒸饭。
李桑柔看着大常拎着一大块腊肉出来,忙吩咐道:“蒸腊肉饭吧,切成片,先烤一烤。”
大常答应了,将腊肉切成厚薄均匀的大片,孟彦清拿了烤架出来,李桑柔示意放到她面前,用长筷子挟着大片腊肉,放到烤架上,一片片烤到油滋滋几乎透明。
一大块腊肉切好烤完,大锅里的米饭已经冒起腾腾蒸气,大常掀开锅盖,将腊肉一片片铺上去。
其余诸人收拾好,陆续出来,烧着血衣,用力闻着腊肉蒸饭的香味儿。
“过来喝茶。”李桑柔举了举茶壶,示意众人。
“攻下鄂州城,就是大胜,今晚上说不定要开酒戒,让大家痛醉一场。”孟彦清倒了杯茶,将茶壶递向其它诸人。
“嗯。”李桑柔似是而非的嗯了一声。
这一夜惨烈厮杀,确实需要大碗的酒来抚慰一二。
一大锅饭刚刚蒸好,黑马和小陆子、蚂蚱就回来了。
小陆子和蚂蚱被大常指着,赶紧进帐蓬清洗换衣服,黑马先蹲到李桑柔身边禀报。
“走了,一个人都没有了,屋里挺整齐,炭盆里有好些纸灰。
大屋小屋都看过了,没有有用的东西,看不出武怀国曾经住过,看样子该拿的东西都拿走了。”黑马的禀报重点明确。
李桑柔轻轻舒了口气,露出丝笑意,“去洗洗,吃饭了。”
武怀国并没有顾不上她,或是,苏清还活着,不管哪一样,都挺好。
……………………
吃了饭,李桑柔爬上大营辕门,高高坐在上面,看着辎重兵辅助兵,人推着车,赶着马车骡车,辨认着尸首,分别装车,分别运往大营南北。
还有些人,追上牵回在战场上溜达的空马,拾起染满鲜血的军械,打扫战场。
梁兵尸首被一车车的运往营地最南边的山脚下,李桑柔从辕门上站起来,看向山脚下的那处大坑。
查看营地的时候,文诚就看中那个大坑了吧,足够大,足够深,可以扔进去成千上万的尸首。
李桑柔叹了口气,坐下来,接着看着战场上辅兵们的忙碌。
不远处,几个长衫跌跌撞撞,往辕门过来。
李桑柔伸头看了看,从辕门上跳下来。
已经跌撞到离辕门不远的几个长衫,被突然跳下的李桑柔吓的尖叫出声。
“乔翰林,尉翰林。”李桑柔只认出了乔翰林和尉翰林。
乔翰林还好一点,至少表面上看起来还算正常,尉翰林眼珠呆直,瞪着李桑柔,明显没看出来眼前这人是谁,或者,根本就没看到!
李桑柔越过两人,走到后面几个长衫面前,伸头看了看,抬手拽下紧裹在脸上的丝绸帕子。
“马大郎!你也来了。方翰林,这位……”
“周,延葶。”最后那位,完全凭着下意识,答了李桑柔这句问话。
扣人心弦的小說 墨桑-第171章 入城閲讀
“噢,符婉娘的夫君。
这帕子蒙在脸上,除了让你们上不来气,没别的用处。
这漫山遍野的血腥,什么东西都挡不住,别挡了,闻惯了就闻不到了。”李桑柔说着,回过身,将乔翰林和尉翰林脸上的帕子,也拽了下来。
看到李桑柔从辕门上跳下来,大常和黑马几个,急忙往辕门过来。
黑马看到马大郎,惊奇的咦了一声,“咦,小马,你也在军中?我怎么不知道?”
“刚,刚来。”马大郎昏昏噩噩,他没看清楚黑马,不过黑马这声咦,他实在是太熟悉了,奔着这声咦,马大郎奔着黑马跌过去,一头扎进黑马怀里,放声哭起来。
“唉唉唉!”黑马吓着了。
“让他哭会儿,他吓坏了。”大常从后面抵住了举着手往后退的黑马。
“吓什么?夜里你也拎刀上阵了?差点被人家杀了?”黑马两只手推在马大郎肩膀上,一脸纳闷。
“是被死人吓的,他要是能拎刀上阵,还能吓成这样?”孟彦清无语的看着黑马。
“乔博,乔博!”李桑柔面对着乔博,一声吼。
“在!”乔翰林被李桑柔吼的一个机灵,恍过了神。
“尉静荣!”李桑柔再站到尉翰林面前。
“我?我。”尉翰林转了下眼珠,神思回来了。
“周延葶!”
“是。”
“方世伟,方世伟!”
见方翰林直着眼睛直瞪着她,李桑柔抬手在方翰林脸上打了一巴掌。
“唉哟!”方翰林抬手捂住脸,清醒过来了。
“你们的护卫呢?长随呢?小厮呢?你们从哪儿过来的?”李桑柔见几个人都恍过了神,松了口气。
“都被调走了,说缺人手。”尉翰林脸色惨白,有气无力。
“我们几个,想出来看看,从没见过战场。”周延葶一把接一把的抹着额头,虽然额头上什么都没有。
孟彦清脸上说不清是嘲笑还是同情,斜瞥着诸位翰林,时不时往下扯一扯嘴角。
“怎么能看成这样了?走吧,我带你们接着看,既然看了,就得看好,不然真吓着了。
正好有件事,请你们帮个忙。”李桑柔一只手推一个,推着乔翰林和尉翰林转个身,自己从两人中间过去,往战场上走过去。
“快跟上!”黑马推了把马大郎,“我们老大煞气重,辟邪!这是七公子说的!”
马大郎听话极了,挤过周延葶,紧跟在李桑柔身后,就差再揪一把衣襟了。
“这一回还好,都是人杀人,差不多都是整尸首。
合肥城外那一回,马多,很多尸首,被马蹄子踩的破破烂烂,肠子拽出去几尺几丈远,马蹄踩在脸上,脸就塌进去了。
还有好些,人死了,脚卡在马蹬子里,人被马拖着,没一具整尸首,有的,就只剩一条大腿了,拖来拖去。”李桑柔语调闲闲。
紧跟在她身边的乔翰林等人,弯腰呕起来。
李桑柔站住,斜瞥着几个人,等他们吐好了,接着往前走。
“合肥那一战,是王先生看着收拾尸首,就是王章,也没什么,看多了就好了。老孟,看着别让他们摔倒了。”
李桑柔伸手挡住被一条腿绊的差点摔倒的马大郎,回头吩咐了句。
一群翰林紧紧跟在李桑柔后面,穿过整个战场,站到清理埋葬齐军阵亡将士的地方。
正看着登记阵亡将士的王书办看到李桑柔,急忙迎上来,“大当家。”
“让他们来帮个忙吧,写一写阵亡将士的姓名什么的,让他们把姓名多抄一份,回头让他们给各家写封信,报个丧。”李桑柔冲王书办欠了欠身,客气道。
“是,几位翰林……”王书办答应着,却有几分迟疑。
“我这就让人去跟文先生说一声。”李桑柔立刻笑道。
文诚看起来谦和客气,规矩却严苛。
“是!大当家放心。”王书办心落回去,爽快笑应。
……………………
城里城外,忙碌到第三天,才算收拾清理好遍地遍城的尸首,冲干净街道上的鲜血。
李桑柔坐在辕门口,看了两天,到第三天,才带着大常黑马等人,先围着城看了一圈,从南门进了鄂州城。
刚进了城门,迎面撞上正在巡查的文顺之。
“大当家进城了。”文顺之拱手欠身,“守真刚刚打发人去请大当家。
午时前后,大帅要出城祭奠阵亡将士,问大当家去不去。”
“我就不去了。”李桑柔笑着摇头,“我到城里逛逛。”
她不喜欢祭祀这样的事儿,虽然人确实有魂灵。
“我让人去跟守真说一声。”文顺之知道李桑柔的脾气,一句话不多说,拱手笑应。
李桑柔别了文顺之,沿着南北大街,接着往前逛。
街两边看不出大战的痕迹,这场攻城大战,并没有殃及这里。
可街两边的店铺,还是店门紧闭,安静无声。
李桑柔径直往鄂州军大营方向,越过大营,站到武怀国住过的那处小院门口。
院门上贴着封条。
“那天我来看过,正好碰到文小将军身边的小何,跟他说了一声,他竟然给贴了封条。”黑马忙上前说了句。
“嗯。”李桑柔上前一步,撕下封条,推门进院。
李桑柔进了垂花门,沿着走廊,从正屋耳屋旁,绕过个小小的宝瓶门,进了苏姨娘那间极小的院子。
院子正中那株月月红已经开败了,残花细心修剪过。
李桑柔站住看了看,进了那两间小小的厢房。
厢房里陈设依旧,李桑柔站到镜台前,原本放在镜台上的梳子胭脂等等,已经不见了,书桌上的笔砚书本,也不见了。
李桑柔慢慢呼出口气。
她走的不算仓皇。
李桑柔从厢房出来,出了那座宅院,踩出院门,就看到顾晞背着手,站在院门外。
“我就在大营里,听说你总算进城了。”顾晞看着李桑柔笑道。
“大头说你们已经把城里收拾干净了。”李桑柔指了指干净的街道。
“嗯,这是武怀国的住处,你那位朋友,那位苏氏小妾?”顾晞看向院门,问了句。
“嗯,从前的朋友。文四爷说你要出城祭祀亡灵?”李桑柔岔开了话题。
“午正,先祭祀咱们的将士,再祭祀南梁亡灵,还有一会儿。进去说话吧,这街道两边,门窗后面,都是眼睛。”顾晞指着街道两边紧闭的门窗。
“什么时候让他们开门开市?”李桑柔一边跟着顾晞往大营进去,一边笑问道。
“明天,守真已经让人往这城里的举人秀才,小吏官差,行首行老家送过请柬了,请他们一起出城,祭祀亡灵。
回来之后,守真准备请他们喝几杯水酒,明天一早,放榜开市。”顾晞笑道,顿了顿,看着李桑柔笑问道:“守真说,你让那帮翰林去写阵亡碑了?
攻城前,守真打算把他们送回平靖关,说都是学问大家,要是有个万一,太可惜了。
我没答应,不过几个翰林,不管胜败,都是能护得住的。
留他们在这里,让他们看看成堆的死人,看看攻城掠地,是拿什么攻,什么掠的,省得以后,他们坐在书桌前,拿笔指指点点,说这个杀人太多,那个只会蛮攻不用妙计。”
顾晞说着,哼了一声。
“从前他们弹劾过你?”李桑柔看着顾晞笑道。
“嗯,说我练兵过于冷酷,全无人性,哼!”顾晞再次冷哼。
“书生么。”李桑柔抿着笑。
“要不是守真拦着,我真想把他们驱上战场,让他们好好看看,我的将士是怎么攻城怎么厮杀的,让他们看看什么叫冷酷,什么叫人性。”顾晞说着,呸了一口。
李桑柔失笑出声。


Copyright © 2021 木育閣樓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