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育閣樓

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西門慶之九世劫-二零四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閲讀

Quentin Melissa

西門慶之九世劫
小說推薦西門慶之九世劫西门庆之九世劫
本书首发17K小说网站,支持正版阅读!
《历劫之九世花璟末》电影片场:第193场第1场次——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坐在海边岩石上的曹博,还是没有放松警惕,他右胳膊环在离她十厘米远的地方预备着,以防她溜下岩石的时候,自己可以揽住她。
他的动作,在第三者眼里是相当滑稽,肯定会想:这个男人,想要搂着女友的肩膀,又不敢,然后停在半空这么久?
白珍珍对身边这个男人视若无睹,她依然在盯着那片海水,悠悠地脱口而出:
“你说!是谁?张开了血盆大口,吞掉了我的男人。大海、鲨鱼?还是涡旋?”
“啊”他往上扶了扶滑落在鼻翼上的眼镜,嘴巴张了张,不知道怎么回答,就问她:
“你刚才说你的丈夫从这里跳海自杀了?”
她从口袋里摸出了遗书,递给他说:
“自己看吧!”
他拿着泪迹斑斑的遗书,手有千钧重。从头看了两遍,才慎重地叠好,还给她。
他为了分散她的注意力,又开始了滔滔不绝:
“你是叫珍珍吗?姓什么?”
“姓白——”
“你叫白珍珠,真是好名字。有一种鸟就叫白珍珠,毛灰色,一个个白珍珠似的白点点缀其间,所以叫白珍珠鸟。”
她收回了眼光,看向他说:
“错了,我叫——白珍珍。”
“不会错,珍珍就是珍珠,珍珠里面的小珍珠。”
曹博看到她第一次撤回了紧盯海面的眼神,起到效力了,他有点小兴奋地用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唱到:
天姿蒙珍宠
明眸转珠辉
兰心惠质 出名门
吴兴才女——白珍珠
达理又知书
备位东宫主
多彩多姿 蝶飞舞
红袖绿珠人 羡慕
……
她转过来纠正道:
“又错了,她叫沈珍珠,是电视剧《珍珠传奇》里的女主角。”
曹博一本正经地说:
“管她姓沈还是姓白,只要是叫珍珠的,都是明眸皓齿的大美女。”
“我不是大美女,我是中年妇女孩子妈。”
曹博故意提高声调,加重语气,歪着头问她:
“你这人是医院里的给人喉咙里挑鱼刺的挑刺专家吗?怎么这么爱挑话里的刺?三次否定了我?”
“我……我是超市里的收银员。”
看她话多了起来,曹博停在半空中,悬得僵硬的胳膊终于收了下来。
他从包包里面取出了一粒口香糖递给她,她拿手里看了看——红色的颗粒煞是好看,她看着看着,抛在空中划了一个弧线,如叶如纸,无声无息地落入脚下的漩涡里。
她这一举动刚起,让曹博僵硬的胳膊又处在备战状态中,看她难解心结,便敞开心扉:
“珍珍,躲避,不一定能躲得过;接受,不一定最难受;得到,不一定最快乐……正因为人生有许多的‘不一定’,所以,我们永远有路可走。这些话,是我小时候奶奶告诉我的。”
“大哥,你说我还有路可走吗?”看着她怔怔地盯着脚下的波浪滔天,他拍了拍她的肩膀,继续说道:
“珍珍,天无绝人之路。上天给我们关上了一扇门,总会为我们打开一扇窗。不会总是透不过气的。知道我那会儿为什么特别紧张你会跳海吗? “
“为什么?”
“因为,我怕与一条珍贵的生命……又失之交臂。”
“又?难道你目睹了一个人的轻生?”
曹博眼睛瞬间通红,头点了点,擤了一下鼻涕,又继续说:
“我那个时候上初一,已经是个半大小伙子了。你看我现在个子不高,那个时候绝对是超前发育。也就是因为我超乎年龄的懂事,超乎年龄的发育。让我的爸爸认为他离开的时机到了,也就从他离世之后,我的个头永远定格在了那瞬间及以后所有的痛苦中。”
珍珍的眼睛,又投向了那片海域,并且讷讷地问:
“也是跳了海吗?为什么都要去跳海……为——什——么?”她的情绪又激动了起来,他轻轻揽过她,让她的头靠在自己的肩膀上,得到片刻的憩息与依靠。
他缓缓地说:
“不是跳海,我们那一片哪有海?若是专门跑上几千公里的路来跳海,也许,见到了波涛汹涌、澎湃不息的大海,说不上还能荡涤他的不安、开阔他的胸襟……”
“我上五年级的时候,只知道爸爸睡眠不好,要长期吃安眠药。整个人精神状态不好,时常暴躁,情绪不稳定。这个时候,奶奶总让我进自己房间学习。”
“你的母亲呢?”
“她生我的时候难产大出血去世了。所以,大家都叫我曹克母。爸爸和奶奶抚养我长大,谁知道我的人生里远远没有克够亲人。后来,我才得知爸爸得了严重的抑郁症。”
“上了初一,有次放学回家,我翻东西的时候,从爸爸的抽屉里翻出来一卷带血的绷布,再回忆爸爸的手腕曾经躲躲闪闪不让我看见,面前的纱布让我胆颤心惊。”
“从此,我就格外注意爸爸的行踪,他没按时回家的时候,我的心就提到了嗓子眼,那卷血纱布就在我眼前晃,我就跑出去找他……”
“后来呢?”
“后来,也是在寒冷的冬天,晚饭过后,爸爸还没回来。我又跑出去找他,他上班的路上,他走路锻炼的广场,没有找到他的踪迹。在我失落而返的时候,看到我们住的筒子楼顶上站着一个人——是爸爸。”
“我拼了命似得往楼顶跑,赶是赶上了——他还好端端地站在那里。他闻声转过身来,叫着我的名字,阻止我前进!”
白珍珍听到此,紧张地抓紧了他的手,她怕听到——失之交臂。
“我扑通一声跪下去,朝他磕了好几个响头。边跪边哭:爸爸,过来,回家吧!奶奶还在家里等着我们呢!”
“我看到爸爸痛苦地闭上了眼睛,声音悲凉地传来:儿子,我在这个世上多活了十四年啊!在你妈妈难产的时候,我就应该去陪她,把她丢在冰冷的地下已经十四年了。这几个晚上,我经常梦见你妈妈,站在很远的地方,笑着朝我招手。你长大了,奶奶就交给你了。我厌世太久了,多活一天都是折磨。我要走了……听到此,我连跪带爬得冲向他,就在快要拽住他的裤腿时,他……一跃而下!”
白珍珍听到此——“啊!”的一声,喊了出来,接着双手捂着脸呜呜痛哭,哽咽着说:为什么……我们要……经历这么悲惨的事?
曹博的脸痛苦得扭曲着,含着悲声说:
“你能想象到我爬在楼顶的痛苦吧?我的亲人在我的眼前绝世一跳,瞬间就与世长辞,刚才伸手还能触到!从此,我的个头就永远定格在来那一刻的悲恸中……”
曹博又擤了擤鼻涕,接着说:
“邻居、伙伴们,不约而同地开始喊我曹博了。不再喊曹克母了,他们也许认为是那个小名喊得不好——还加上了一个克父。但是,大家都在背后议论我——命硬,小时候克母克父,长大以后克妻克子…… ”
白珍珍听到此,怜惜地用手捂住他的嘴,摇着头说:
“不会,不会。爸爸妈妈的寿命、福气都留在了你身上,你一定洪福齐天、子孙满堂!就像我的女儿妞妞,她才七岁,就失去了爸爸,她一定会继承他爸的福寿!”
曹博听到此,哑然失笑:
“十几年前的我,现在你的妞妞,真是……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还有……我还没有结婚呢!你说的子孙满堂……恐怕要让你失望了!”
“什么?你还没有结婚?”白珍珍不自觉地抽回了手,坐端了身子……


Copyright © 2021 木育閣樓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